石家庄在建厂房遭雷击坍塌 17人遇难3人受伤
 




事故现场

  4日上午,石家庄市一公司两层在建厂房坍塌,到4日19时许,救援工作结束。现场共发现20名被埋人员,其中17人遇难,3人受伤。目前,厂房负责人和施工负责人已经被警方控制。   

  目击者看到火球袭击厂房   

  事故抢险指挥部称,4日9时15分,石家庄西兆通镇南石家庄村的腾飞玛钢铸造有限公司一在建厂房坍塌。   

  目击者称,当时,石家庄市正遭遇一场强降雨,不时电闪雷鸣。雨下得正急,突然一声巨雷,随后,西兆通镇南石家庄市村的一家玛钢厂在建厂房坍塌,当时有十多名工人和避雨行人被埋。   

  另一位目击者称,当时听到一声雷响,并看到一火球击向在建厂房。有20多名施工人员和过路人员被埋在废墟中。   

  官方通报中援引了现场3名目击者的话,证实了上述目击者的说法。通报中,一肖姓市民回忆,当天上午9时,他正在石家庄二环附近,的确听到了巨大雷声。   

  气象部门预报资料显示,4日石家庄确有雷阵雨。   

  200多人参与救援   

  事故发生后,当地消防官兵迅速赶往现场救援。事故现场,多辆120救护车在外围待命,坍塌中心区是一座两层的在建楼房,救援人员先用铁锹等工具人工挖掘废墟并寻找被埋人员,后来调动了挖掘机和吊车清理废墟。   

  200多名消防官兵和武警战士、公安干警参与救援,多台大型机械设备清理废墟。   

  到当日下午5时,现场抢险人员已救出20名被埋人员,其中17人确认死亡,3人受伤,受伤人员均已送往医院接受救治。   

  目前,安监部门正在调查事故原因。   

  专家认为闪电是倒塌主因   

  昨晚11时,当地政府通报称,倒塌建筑为村民自建一临街房屋,主体完工,尚未安装门窗,空房,房屋临街敞开。  

  事发后,专家鉴定认为,气象局观测记录显示,石家庄8时到9时52分出现雷暴天气,该市东北角在9时10分到9时15分间有过3到4次闪电记录。倒塌房屋系在建建筑,还没有安装相应的防雷设施,房屋内比较潮湿,极易吸引雷电。由于第一现场被破坏,没有找到雷击点,现场剩磁测试显示,超标5.2倍。   

  专家组认为,初步判定闪电(球形)击中建筑物是倒塌主因。   

  ■ 逃生   

  车间主任拉出被砸女孩   

  事故中共有3名生还者,现有一人内脏受损   

  58岁的四川巴中人卢先生当时在倒塌楼房的二楼,他回忆说,房梁突然就垮塌了,他所在的屋子比较小,形成一个小夹角,他在夹角里躲过一劫,但掉落的砖块还是把他的头砸伤了。   

  “后来我拼命爬了出来,左腿膝盖都被钢筋划伤了,也没感觉出来。”卢先生说,他的大女儿也被砸在里面。   

  套丝工李欢当时正在这间玛钢厂车间内紧张工作,与在建厂房仅有一墙之隔。一面墙轰然倒塌时,一个小型气泵径直砸向李欢。   

  “我一下子被砸倒了,但一个猛劲儿跳了起来,但没跑几步就摔在地上。”李欢说,是车间主任跑上去把她救了起来。这个河南姑娘后脑血肿,后背伤痕累累。   

  灾难中的另一名生还者赵家艳,胸腔挤压出血,内脏受损,呼吸困难。事发时,与她在一处的还有20余人,其中包括4名孩子。事发后,丈夫和赶来的救援者从砖头水泥块中挖出了她。   

  ■ 救援   

  多部门联合现场救人   

  消防员无齿锯使用过度受损   

  消防队员进入废墟后发现,两层在建楼房已完全垮塌,一名妇女站在废墟上指着自己脚下大声喊:“下面有人,快救他们啊。”   

  断裂的预制板内大量钢筋交错在一起,消防队员只能用无齿锯进行破拆,截止到17时许,至少有三把无齿锯使用过度,出现不同程度的损坏。   

  一名救援人员说,在倒塌房屋的房檐处发现一名10岁左右的小女孩,胳膊断成几段,救出来就不行了。   

  现场,长安区防疫、安监、气象、电力等多个部门陆续加入救援。   

  ■ 特写   

  法人代表 雨中大哭   

  胡明永被巨大的雷声吓坏了,愣了一下,这位川籍女工看到附近的人都在往一个方向跑,也跟上看看出什么事了,此刻时间为8月4日早9时15分许。   

  赶到人群聚集地,映入胡明永眼帘的是雨中的红砖废墟。石家庄市腾飞玛钢有限公司两层在建厂房塌了,一群人在雨中忙着刨砖救人。公司法人代表张建辉赶过来了,看着残垣断壁,号啕大哭,雨水伴着泪水。   

  事发地位于一条较为宽阔的街道边。一会儿,穿橘黄色制服的消防队过来了,警察也来了。 胡明永看着一具具血淋淋的伤者和死者,从废墟中抬了出来,被送上白色救护车。   

  事发现场被警方封锁,被埋人员亲属欲进入现场,警方忙着劝退。死的大部分建筑工人是附近十里铺村村民,家属在警戒线外焦虑等待消息。   

  晚上7时,胡明永获知,她的一个老乡不幸遇难。在厂房附近的一个废弃厂区,惊魂未定的胡明永,不停地向过往的行人重复着自己见到的惨象。   

  几个年轻小伙子,蹲在坍塌厂房对面的预制板上,目光向着远方。   

  半小时后,天色渐暮,雨又开始下,现场除留下部分警察维持秩序,消防救援人员、安监部门、医疗组等开始撤离,3辆大型挖掘机在做最后的清理。


  

(文章来源:新京报)